设置

关灯

二一三 黄雀

    时间后退几个时辰,那个之前与王贺在酒楼里面接应的黑衣人,在王贺离去之后不久,揣着那张画着行军图的纸条,悄然离去了。

    他接下来的一系列行动与之前的王贺如出一辙,两人显然戒备心都非常的重,不过这个人的反跟踪技术,显然要比王贺强太多,跟在他身后的那个被宫长月派来的宸楼暗卫,好几次都差点被发现。

    不过最后因为他一直没有发现那个人的存在,所以只以为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也就在走出城外之后,寻了一处树后的隐蔽处,脱去身上的黑色外袍,露出一身劲装。

    而他的手中,那个纸团,一直紧紧握着。

    一直回到他们孟军的营地之后,他才匆匆到了主帐之中,这个主帐里面,就是这次孟军的领导者,孟国大将军刘铭。

    刘铭站在沙盘前,皱眉苦思。

    这时听到帐外传来一个声音——

    “将军,我回来了。”

    刘铭听出来这个声音是自己心腹属下的声音,扬眉来了精神,回到桌案后面坐下,一边沉声道:“进来吧。”

    刚刚那个与王贺接应的黑衣人迅速走了进来,走到刘铭面前抱拳行礼。

    “好了,不必多礼。”刘铭摆摆手,虽然表面上很震惊,可眼神还是多了几分急切,“这次,没有什么问题吧。”

    那人道:“我这一路回来都很警惕,应该是没有人发现的。”

    “那么那个王贺呢?有没有背叛的可能性?”刘铭有些不放心。

    那人摇摇头:“应该没有,这个王贺显然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对于什么国家大义,他更希望自己能够活下来。”

    在刚刚短短的对话中,此人就已经摸透了王贺的真性情,他眼睛清澈明亮,显然是深谙识人此道。

    也难怪刘铭会放心让这个人去与王贺打交道了,如果换了其他人,恐怕没有这么容易看出来那个王贺的真性情了。()

    刘铭十分信任这个心腹属下,听了他这么说,也安了心。

    “东西呢?”

    “在这里。”此人从袖中将刚才那个王贺给他的东西掏了出来,放到了刘铭面前。

    刘铭将纸团拿起,轻轻展开,然后铺平在自己面前。

    这张图虽然画得简陋,但将墨军行军的目的和意图全部都写了个清清楚楚。

    “有了这个行军图,事情总算是好办了。”刘铭放心了不少。

    其实他们这一仗,并没有外人想象中打得那么容易,本来一开始他们的确是粮草充足,装备精良,后顾无忧。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窜出来一只十分狡猾的流军,大概也是墨国的手笔,他们好几次来偷袭孟军军营,目标瞄准的不是人,而是粮草。

    虽然孟军有意识地加强了防备,可是那些人居然瞄准了地理优势,从不远的高处,用裹了布沾了油燃烧着的羽箭瞄准孟军的仓库射,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摸清楚放粮草的仓库的,反正最后,他们是将放粮草的仓库烧了个干干净净,整个孟军是欲哭无泪。

    虽然他们及时向国内求援了,可是粮草押送毕竟还是需要时间的,而他们现在已经入了墨国的边境好一段距离,后方送来粮草所需要的时间,更是长了不少。

    最后导致现在,整个军营,都已经好几天没吃饱饭了,连他这个大将军,也要勒紧裤腰带,少吃点东西,如此下去,连饭都吃不饱,让那些将士们哪儿来的信心打仗?士气低落,他们面临的只有一个下场——败。

    所以,他们这次劫粮草的行为,不仅是为了断了墨国的后续,也是为了自己的肚子着想。

    对此,知道会有此行的将士们,也是高兴不已,仿佛终于看到了饱餐的希望。

    于是,刘铭越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