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零零十 靡靡

    曲毕,左茗雅忐忑不安地坐在琴后,当然,这只是她的外表所表露出来的,事实上,她内心对这位揽月长公主的赞美或是批评并不以为然,毕竟外界皆传这位长公主是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又怎么能够对她被“天下第一琴师”明扬大师称赞了的琴声作出正确的评价呢?

    宫长月感觉不到左茗雅的内心想法,她隔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淡淡地看向自己下方的左茗雅,语气平静:“柔韧有余,刚强不足,不过靡靡之音,你不弹也罢。()”

    宫长月只是很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评价,也许并没有别的意思,但她的这句话却让在座许多看不来左茗雅虚伪作态的闺秀千金们捂嘴偷笑起来,连一向对宫长月都很是不满的二公主宫清容,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坐在下方的左茗雅顿时涨红了脸,心中却生了几分仇恨——一个草包公主,知道什么?居然说自己的琴声是靡靡之音?!

    不过此时不得不说,左茗雅实在是一个很会演戏的人,她天生善妒,但是面上从来不会表现出来,此刻的她看起来有几分楚楚可怜、垂泪欲滴,她一双手指抓紧了手中的那方锦帕,有些低落地说:“是,茗雅受教了。”看起来,倒是挺谦虚的。

    可惜宫长月岂是一个会被她表面蒙骗的人?

    宫长月并没有多说什么,她那双仿佛洞悉了一切的双眼瞥了左茗雅一眼,看得左茗雅心里一寒,竟然升起丝丝惧怕之意,然后宫长月拂袖站了起来,侧头对宫清容说:“今日这清雅阁就借你一用。”

    说罢,她径直从主位走下来,看也没有看眼底有几分惊惧的左茗雅一眼,绕过她便离开了。

    “恭送长公主殿下。”众女站起来行礼道。

    站在宴席外的流沁和明敏见宫长月走来,微微低头,也跟着宫长月离开了,留下风华宴上的众女,窃窃私语了许久。

    “看来长公主殿下今天的心情很好,没有发火。”跟着宫清容的女官庆幸地拍拍胸脯说道,显然对刚才揽月长公主的到来感到心有余悸。

    这时,坐在主位的宫清容斜眼一扫,瞪了女官一眼,看得女官心里一惊,连忙跪了下来。

    “哼。”宫清容转过头去,倒也没对这女官发火,只是看着宫长月离去的背影,心中愤恨不已。

    虽然她很高兴看到左茗雅那个女人吃瘪,但是她不希望让她吃瘪的人是宫长月!或者说,她不喜欢宫长月这般大出风头,连带抢走了她的!

    不过她很快就想到宫长月在宫外那实在恶劣的名声,心中忍不住一喜,笑容几乎要忍不住破土而出——宫长月再怎么受宠爱又怎么样?外面的人看你还不是跟看草包似的,这一点,你可要好好“感谢”一下我!

    宫清容这样想到,眼底闪过一抹恶毒的光芒。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对宫长月抱有这种恶毒嫉恨的心情的,比如说五公主宫华梦,她看向宫长月的目光就充满了崇拜——这就是大皇姐!让她敬畏且崇拜的大皇姐!

    宫里有七个公主、三个皇子,宫长月无论是在公主里,还是在所有皇子公主里,都是最大的一个,而且她从一出身,就受到了承元帝的宠爱,连几个皇子也难以相比。

    而宫华梦就不同了,她在公主中排行第五,在所有皇子公主中排行第七,可谓既不高也不低。不是最大的得不到父皇的重视,又不是最小的得到父皇的偏爱。而且她的出身也不高,母亲只是一个常在,在生下她之后,也只是晋级为贵人,所以除了母亲只是一个宫女的三皇子,所有的皇子公主中,就是她的出身最低了。更何况,在她一岁的时候,母亲就患病去世了,没有父皇的宠爱,她在宫中又有什么依靠呢?

    现在虽然二皇姐宫清容对她极好,有事也总是想着她,但是她就是无法忘记,大皇姐对自己说的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