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零零五 花酿

    “哎,你们知不知道!那个江湖上号称第一的杀手组织血刹宫昨儿个被灭门啦!”

    “什么?是不是真的啊!不是说是第一杀手组织吗?怎么轻轻松松就被人给灭了,这也太好笑了吧,你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好吧?”

    “你看我这幅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据说,灭掉血刹宫的,是宸楼!”

    “哇!是宸楼啊……宸楼是什么东西?”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哥儿好好给你讲讲吧!”

    “……”

    血刹宫被灭门之后的第二天,江湖上便迅速传遍了,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并且,对这个看似默默无闻的宸楼,起了好奇之心——到底是怎样的势力,才能将血刹宫这般的势力一夜之间连根拔除呢?

    与此同时,也有一个不是很靠谱的传闻在坊间悄悄流传——其实这个宸楼的主人,竟然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公子钰!

    原来那等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也是这般嗜杀狠辣的人物?

    在大家都对各种传闻将信将疑的时候,一辆马车从都城郊外的殷碧山庄低调地驶了出来,驾车的便是宸楼一组组长方奎,这个魁梧的大汉带着一顶草帽,看起来平凡无奇,哪里有拿着大刀大杀四方的样子?

    能让声名大噪的宸楼一组组长已如此之礼相待的,也只有传说中宸楼的主人了。[棉花糖]

    不过,她除了身为宸楼主人之外,还有另一重身份,那便是这墨国皇帝最宠爱的年仅十六岁的大公主——宫长月!

    此时,宫长月盘腿坐在车内铺着的格外柔软的雪狼皮上,黑色的如瀑长发从背后泻下,并未如寻常贵族女子一般绾着精致的发髻,只是用一根白玉雕成的镂空簪子随意挽起,却格外适合她浑身上下那慵懒随意的气质。只见她一手拿着一本古旧的棋谱,一手捏着一枚白子,对着棋盘不断地比划着什么。

    跟着宫长月出来的除了从未离身的流沁,还有性子格外跳脱的明敏。

    明敏看到自家主子的这幅模样,忍不住凑到身边流沁耳边悄悄说道:“流沁姐姐,你说主子既然在下棋方面这么没天赋,为什么还是这么执着啊!”

    向来没什么表情的流沁居然莞尔一笑,虽只是略略勾了勾唇角,却已经让明敏感觉到分外惊诧了。[.超多好看小说]不过流沁只是这般一笑,并没有回答明敏的问题,也没有将自己的视线从那个穿着玄色锦袍的女子身上离开。

    “因为没有天赋,所以更要执着。”不知何时,宫长月已经放下手中的棋子,看着明敏说道。

    明敏脸上一僵,有些尴尬地笑着说:“呵……呵呵,主子你听到了……”

    “嗯。”宫长月点点头,又低下头继续研究自己的那本棋谱。

    明敏却是满脸懊恼——她怎么忘记主子功力深厚,自己这点小声音怎么可能瞒得了她呢?惨了惨了……

    看着眼前的一幕,流沁嘴角勾起的弧度又大了几分,她微微颔首,动作从容地为宫长月斟了一杯茶,沁人的茶香立刻在这小小的车厢中蔓延开来。

    问道熟悉的茶香,宫长月顺手将那小小的茶杯拿起抿了一口,却莫名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主子?茶的味道有问题吗?”细心的流沁观察到宫长月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宫长月摇摇头,一手把玩着小巧的茶杯,一手托着下巴,漫不经心地说道:“那倒不是,只是这云雾喝得有些乏了,味道实在有些淡了,你且把前几天我挖出来的那坛殷碧桃花酿拿出来,现在喝味道刚好。”

    对于宫长月的话,流沁向来不会反驳,她知道这是主子喝茶喝得乏味了,想换换口味,于是转过身,从身后那个小包袱中拿出一个碧玉坛子,里面那紫红色的液体着实有些让人目眩神离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