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零零二 力量

    流沁听了汉子的话,心里已经了然几分,道:“失败了?”

    她是知道那件任务的。

    汉子讪讪地笑笑,点点头——吩咐他们的任务没有完成,还要跑回来向主子求救,这样的事情确实是有些丢脸。

    流沁没有说什么,只是招收换来一个侍女,将盘子递了过去,便转身向桃林走去。

    汉子会意,立刻跟了上去。一路上,他紧紧等着流沁的脚下,那看似没什么神奇的步伐,却似乎蕴含着什么特别的韵律,与周围这片殷红的桃花浑然一体。

    流沁踩着步伐那叫一个轻松惬意,呼吸依旧如常,可以跟在她身后的汉子却早已气喘吁吁,满头的大汉,眼中流露了几分疲惫。

    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辰,进入了后山的地界之后,汉子才遥遥看见那桃林深处的几个身影。

    比起他身边这个长相平凡的流沁,那或站或坐的几个女子,称得上是绝世美女了,清纯的、漂亮的、大方的,各有千秋,而这几个,都是他家主子的侍女。但是汉子知道,就是自己身边这个平凡无奇的流沁,才可以真正称得上是主子身边的第一侍女。

    又走了几分,汉子才看见那层层幔帐下的身影。

    那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即使是身旁那几个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在她面前,也只能黯然失色。()她仅仅是慵懒地斜躺在那里,却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她。

    她身着一身玄色长袍,三千青丝尽数覆于榻上,轻轻阖着眼睛,一手撑着额头,一手在软榻边上轻轻敲打,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其实她并没有美得倾国倾城,连日月都黯然失色,真正让人瞩目的,是她身上那种无法形容的气质,如同一个深不可测的漩涡,吸引着无数的人前赴后继地栽进去。看到她的刹那,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为了她,即使是死,也没有关系。

    “方奎,来了。”一如她外表般慵懒且带了几分沙哑的声音响起。

    “主子。”原本有几分浮躁的方奎在看到她的一刹那,便蓦地沉静下来,朝着她抱拳单膝跪下。方奎微微颔首,眸中带着几分愧意。

    坐在女子榻前为她小心翼翼剥着葡萄皮的明媚少女回过头来,冲方奎笑嘻嘻的说:“嘿!方奎!听说你们任务失败了?”她这幅笑惨了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在幸灾乐祸。

    “明敏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方奎苦笑着,重新将视线转向自家主子,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主子,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棉花糖]”女子打断他的话,也随之缓缓睁开眼睛,一双眸子闪着深不可测的幽幽光芒,“我下令之前,就知道,你们会失败。”

    说着,她坐起身来,静谧蜿蜒的青丝也随之一动,如瀑布般披泻在榻上。她盘腿而坐,行为之间丝毫不像是外面的大家闺秀,但是这样鲁莽的举动,在她这般做来,却是如此怡然自得,一身的尊贵丝毫没有破坏,反而多了几分豪爽。

    听了主子这话的方奎,不由得一愣,疑惑地抬起头看着主子。

    “骄傲的小孩子,总是需要敲打敲打的。而挫折,是成长最好的方式。”女子淡淡地说着,目光沉静,在侍女的服侍下穿上了鞋子,站到了地上,朝着山下缓缓走去。

    跟着她的五名侍女,自然也跟在了后面。

    只有方奎,被女子的一番话震得话也说不出来,在原地愣了许久,才看到主子一行人已经走了很远了,他连忙跳了起来,跟了上去。

    但是,这过程中,他却一直在思忖着主子说的这番话的意思。

    的确,这次被吩咐任务的是一组和二组,而他就是一组的组长,所以自然很了解自己手下那些人的心里。除了那几个分布在江湖中,名义上不属于自家主子的势力,由主子直接管辖的宸楼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