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聚会 一

    在这个悲伤的清明时节,似乎连上天也被感动,下着毛毛的细雨,虽然不大,却带着一种莫名的悲伤。...这些雨,就像是一滴滴忧丝,直直渗入人的心里。

    而在这座巨大陵园的大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了下来。

    来这个陵园扫墓的人很多,但是在众多的昂贵车中,这辆黑色的低调奢华的车辆,却依然鹤立鸡群,安安静静驶过,也能够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在车子停下来之后,副驾驶座的车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黑西装,在这淅淅沥沥的雨天也戴着墨镜,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气息的高大男人走了下来,看他的身形,似乎是一个外国人。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裙,剪裁简单却十分的别致,套裙外面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茸茸的毛领将她尖削的下巴衬托得格外精致漂亮,被墨镜遮挡住一半的脸,渀佛漂亮到了极致,让人忍不住惊叹。而那副黑色的墨镜后面,一双银灰色、渀佛被数不尽的尊贵所充斥的双眸中,闪烁着悲恸的光芒。

    她抓着一个黑色的褶皱抓包,上面镶嵌着细碎的钻石,而她套着黑色手套的手腕上的那条钻石手链,也随时摇晃着华丽璀璨的光芒。而她另一只手抬起,轻轻将耳边的碎发拨到耳后。

    她微微颔首,冷淡的声音在这雨天中响起:“走吧。”

    “是。”她身边的那个黑西装男人立刻应道,然后举着伞,跟在女人的身后,一步一步地踩着湿润的石阶,走向那排排墓碑之中。

    这样的女人,应该是以众星捧月的身份出现在尊贵的上流社会的宴会上的,她的高贵,与这凄然的墓园格格不入。

    但她依然走得虔诚,黑色的高跟鞋一步一步踏着,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雨天中格外引人注意,而这么长的路她也没有一丝怨言,极有耐心地走下去。

    没过多久,她就来到一座墓碑前面,黑色大理石砌成的墓碑刻着金色的名字,一张黑色上的照片,那张温和儒雅的脸看起来十分秀气清隽,与墓碑两旁的柏树相得益彰。他的笑容,他的脸,就好似树一般,清新干净。

    女人抓着手包,双手轻轻搁置在自己的小腹前面,直直地站在那里,静静望着那块墓碑,良久都没有说话。

    而她身后的那个黑西装男人也好似虔诚的士兵一般始终没有动弹,整个人好似化作了一尊雕像,静静抬手举着伞,为前面的女人遮风挡雨。

    突然,那个女人动了。

    她将自己的手包递给了身后的黑西装男人,在他接过之后,缓缓收回手,慢慢地将套在右手上的黑色天鹅绒手套取了下来,露出白皙如玉的手掌。那手指根根修长,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好似完美的雕塑,漂亮得让人挪不开眼。

    而她手更美的地方,就是因为有缺憾。

    在她的手背上,有一条长约十厘米的伤痕,看起来似乎拆掉纱布没多久,狰狞的伤口依然存在,渀佛一条蜈蚣一般盘踞在这白玉般漂亮的手上,却偏偏更加吸引人了。

    正如闻名世界的维纳斯雕像,如果当她从土里被挖出来的时候,那双手臂并没有被打断,那么也许她就不会像如今这般出名。

    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完美,每一件事物,都有缺憾。

    缺憾,才是真正的完美。

    女人在取下手套之后,用左手将手套紧紧抓住,然后缓缓蹲了下来,让自己的手臂****在雨中,朝着那块墓碑伸去。

    墓碑上面蒙着一层薄薄的灰尘,让那个金色的名字和黑白色的照片都有些模糊了,而这个女人一点也不在乎这些灰尘会弄脏自己高贵的手指,很自然轻轻拂去那些灰尘,然后指腹在那个名字和照片慢慢摩挲了许久。

    “爸,好久不见……”女人突然开口说道,声音清越,带着淡

    -->>(第1/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