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陵园,豹子

    终于鼓足勇气,踏进了这座久别的四合院。

    一切,都还和她离开这里的时候一样。顾秣知道,这是因为外公罗曼有吩咐人天天都到这里来打扫的缘故。

    院子里的腊梅开得很好,浓郁香腻的味道扩散到院子里的每一个角落,让这个老旧的四合院一下子就变得雅致起来。因为是冬天,所以院子小池塘里已经失去了睡莲的踪影,只有几尾红色锦鲤在懒洋洋地游动,但还是让这院子多了几分生气。

    顾秣牵着墨墨向屋里走去,推开门,那嘎吱嘎吱的声音和她记忆中的一样,而屋子里有些昏暗,但是顾秣仍然能够看到,屋子里的摆设竟然和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时间仿佛就在那个时刻定格,即使现在站在这里的顾秣已经不再是六年前那个天真单纯的顾秣,但是这个家,还是依旧如初,没有一点改变。

    因为儿子的话,顾秣忍不住弯起了眼睛。

    屋里的装饰很是雅致温馨,许多东西都是顾秣的妈妈亲自奔波挑选的,而客厅的一面墙壁上挂着一幅装裱好的字,书为“天道酬勤”,这也是顾家的家训。顾家祖上是清朝的文官,所以顾家虽然称不上是大富之家,但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字画古董,在曾经的动荡时期竭力保存下来的东西,也算是价值连城了,而这些,就放在那边的书房里。

    整个屋子的装修大抵是古色古香的中国风,但是也有偶尔与这古雅风格格格不入的,那些东西,就是身为欧洲人的妈妈的手笔了。这个地方,处处都充满了亲人和家的味道,让顾秣觉得怀念,而远在欧洲的那座奢华程度令人咋舌的大宅,也是无法比拟的。

    顾秣放置好了东西,也让约翰给来这里打扫清洁的人打了招呼,让他们最近都不要来打扰,然后,她和苏墨母子俩,就在这座四合院里住了下来。

    顾秣带着苏墨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拜祭她的爸爸顾城,因为六年没有踏足中国的缘故,她也有六年没有去过看过爸爸了。

    她与墨墨坐着车来到爸爸安葬的陵园,熟悉地找到了前往她爸爸陵墓的路,来到那块黑色的墓碑前,出神地凝望着墓碑上爸爸和妈妈的名字。

    “外公外婆,我是墨墨,苏——墨。”墨墨恭恭敬敬地将一束海芋放在墓碑前,一本正经地介绍着自己。而海芋,是顾秣妈妈最喜欢的花。

    顾秣顿时回过神来,她蹲下来,微笑看着儿子:“墨墨,你给外公外婆跪下来磕三个头。”

    “哦,好。”墨墨没有一点抗议,他知道给逝去的长辈磕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便乖巧地跪了下来,一点也不含糊地给墓里的外公外婆磕了三个头,他那双和顾秣分外相似的眸子满是虔诚,闪耀着安静肃穆的光芒。

    顾秣看着又小又乖巧的儿子,心里默默地对爸爸妈妈说:“爸妈你们看,这是我的儿子,多乖啊!所以,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幸福的。”

    虽然爸爸死去的时候是悲惨的,但是现在他却与最爱的妈妈永远在一起了,这也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等到苏墨磕了头,顾秣又在父母的坟前站了许久。

    这时,一个隽秀的男子正好从不远处经过,看起来似乎也是刚刚来扫了墓,那双湛蓝的眸子有些沉重,冬日刺骨的寒风吹起他柔软的头发,一身黑色的长款大衣让他看起来长身如立,而他身上幽雅如竹的气质,让原本就容貌出众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一副优美的水墨画一般。

    他是李逸风,不久前因为老爷子的勒令,不得不离开了那个与她邂逅的城市,回到了京城。当然,他的一众好友,秉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原则,也将阵地转回了京城,其中,也包括秦维辛。

    李逸风扯了扯围巾,对这山上格外寒冷的天气实在是有些不适应,双手揣在兜里就想要快点离开。但就是这刹那,他随意地瞥了一眼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