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照片,苏墨

墨那双明亮的眼睛的时候,苏日安有些刻意地躲闪着视线,仿佛十分不想通过苏墨的这双眼睛,看到另外一个人。

    “哎呀,这不是小苏墨吗?”。一个娇媚的声音忽然在车内响了起来,很快,坐在驾驶座上的女人俯身过来,冲苏墨眨了眨眼睛,笑得十分灿烂。

    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她在同苏墨打招呼的时候,柔软的身子却依偎在苏日安的手臂旁,傲人的高挺时不时蹭着苏日安的手臂,仿佛在无形地****着他。

    苏墨很好地掩饰了自己脸上的厌恶,看都没有看那个名叫杨安娜的女人一眼,径直对苏日安说道:“那么爸爸,我先走了。”

    “好。”苏日安漫不经心地应道,回过头,皱着眉头看向杨安娜,“干什么呢,坐好。”

    很简单几个字,却充满了威严,让杨安娜不禁缩了缩,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苏日安踩下油门,车子继续向前驶去,杨安娜才有些不满地娇嗔道:“哎呀,谁叫你最近对我的态度这么冷淡啊,我也是想要拉近一点我们的关系嘛。”

    她的声音十分香甜,在这种可以做作的娇嗔下,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的骨头酥麻,但是苏日安却感觉没由来的一阵厌烦,摆了摆手,有些不耐地说:“好了,你自己拿了文件就快点走吧,今天我在家休息。”杨安娜是他公司的财务总监。

    “啊?”杨安娜一阵愕然,“难道你不和我约会吗?”。

    “没心情。”苏日安的话十分直白。

    杨安娜张了张嘴,却不敢多说什么,好一会儿才弱弱问道:“那今天晚上的那个慈善宴会,我还是陪你一起……”

    “不用了,我的表妹苏琪刚刚回国,我和她一起去。”

    杨安娜有些挫败地靠在椅座上,侧头细细打量着这个男人——他还是这么迷人,这么英俊帅气,但是为什么他对待她的态度却完全不一样了呢?他的态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了呢?大概是……那个女人难产死后的一段时间吧……

    难道……难道……杨安娜想到那种可能性,心里一阵恐慌,她不停地在心里安慰自己——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不会的……那个女人……怎么可能……

    但是这几年来,苏日安对待她时的态度转变,已经悄然证实了她心底的那个想法,只是杨安娜她自己,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不行!杨安娜悄悄转移了视线,望向窗外,目光变得格外坚定,眼神中的狠辣,甚至让人觉得有几分毛骨悚然。

    苏日安夫人的这个位置,只会属于她,而那个女人,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又有什么资格和她争呢?

    同一时间,刚刚吃完早饭坐在书房的顾秣拿到了一份文件,她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看着面前摆着的这个牛皮纸袋发呆,而龙一安静地背着双手站在一旁,这份文件,就是他刚刚从手下那里拿来的。

    顾秣叹了口气,靠在高大的皮椅背上,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另一只手摆了摆:“好了龙一,你先出去吧。”

    “是。”龙一点头,迅速走了出去,出门前,还刻意将书房的门关上了。

    顾秣这时候才坐直了身子,一手拿起牛皮纸袋,动作缓慢地将它打了开来,将里面厚厚一沓的文件抽了出来,放到自己面前。

    这是关于那个孩子的所有情报,那个她九死一生才生下来的孩子,那个被她用来割断所有与那些人的牵绊的孩子,那个让她牵挂了六年的孩子——她的儿子。

    这份文件记录的所有情报,是她在几年前就派人调查的,关于那个孩子的出生、成长,他所就读的学校、成绩,与朋友老师的关系……甚至是他与人打过几次架,这份文件都记录得清清楚楚,没有一丝漏遗。

    这就是科尼利厄斯家族情报网的力量,这份文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