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18章 抗拒的本能

    等安夏离开,早就看出来气氛不简单的姜锦,这才发问:

    “你们俩刚才真吵架了?”

    周鸣溪也没隐瞒:“就是知道你喝醉了,有点担心你,跟安夏说话难免火气重了些,她大概不高兴了,反倒把我说了一通。”

    说罢无奈耸耸肩,才伸手给姜锦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姜锦从善如流坐了上去,没再问什么。

    周鸣溪随后上了驾驶座,见姜锦靠在椅背上,眉头微蹙,双眼紧闭,似乎有些头疼。

    他思索些许,方向盘一转,途中停在一家药店前。

    姜锦感觉到车子停下来,还以为到了,睁开眼:“咦?”

    身侧的周鸣溪冲她一笑:“你看起来有些不舒服,我陪你买点药再回去吧。”

    姜锦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只是小小的关心,却有大大的感动在她的心底蔓延开来,一下子滋润了她干涸疲惫的心。

    她接受了周鸣溪的好意,与他一同下车进了药店,在药剂师的指导下开了一些醒酒药。

    车子继续行驶在前往姜锦家的路上,不知是不是刚才的小插曲,姜锦觉得自己的精神都好了许多。

    她斟酌了一下:“鸣溪,你妈妈……平时喜欢些什么东西?”

    “我母亲?”开车中的周鸣溪,明显没有马上反应过来,“她挺挑剔的,无论在吃食上还是穿衣,不过她很喜欢……小锦?”

    他忽然一顿,方向盘差点儿被歪着把车甩出去!

    还好他反应够快,抓住方向盘,把车暂时停到了路边。

    姜锦迎着周鸣溪震惊又欣喜若狂的目光,在心里悄悄喟叹了一声:“你开车小心点,这些事慢慢说给我听也行。”

    周鸣溪的嘴角不可抑制地往上翘,越发显得他俊朗的眉眼温和帅气。

    “我就知道,小锦你一定能够明白我的想法!”周鸣溪陷入巨大的欣喜之中,原来还在苦恼要怎样才能让姜锦开心地接受他的想法,现在突如其来的一切,却让他烦恼一空!

    愉悦的心情令得周鸣溪飘飘然,但他也没忘记方才姜锦的问话,哪怕是在专注的开车过程中,嘴里也一直不停地说着自己母亲的爱好。

    姜锦认真地默默记着——

    喜甜,不爱吃辣。

    只穿霓裳记的定制成衣,珠宝不喜复杂爱好简单。

    讨人别人在她面前喋喋不休、不停顶嘴,喜欢安静乖巧听话的晚辈。

    ……

    不知不觉,越说越多,最后竟然变成了周鸣溪对自己母亲的回忆大演讲。直到他的车子停到了小区楼下,大演讲却意犹未尽。

    认识周鸣溪这么久,姜锦第一次知道原来周鸣溪话唠起来也这么厉害。

    她微微一笑,又觉得理解。

    周鸣溪一定是个很孝顺的儿子,才会把母亲的一切喜好都牢记在心里。正如当年的她,母亲的一切她都记得,哪怕她已经逝去,但曾经她对自己说过的话,依旧历历在目。

    “小锦,我真的很谢谢你能够理解我。”周鸣溪伸手握住姜锦的柔荑,所有的话都是发自肺腑,“我知道,你一直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女孩儿。”

    以后一定能够成为他温柔解意的贤内助!

    姜锦忍住瞬间的僵硬,卸掉那股抗拒,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

    她没怎么注意到周鸣溪说的话。

    尤其是在周鸣溪情动之际,低下头来想要亲亲她,姜锦浑身的抗拒因子都宛若爆发了似的!

    “鸣溪!”她迅速抽出手抵在周鸣溪的胸膛,小脸儿发白。

    尽管她竭力让自己表现得平静,可晃动的瞳孔还有颤抖的手指,都泄露了她内心最真实的情绪。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