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秃了,也强了

    陵天苏一脸古怪地看着张锵,心道纵然小秦公主与你师出同门,可她毕竟是一国之公主,每日久居于深宫内院之中。

    怎么听你这语气,好像去找她都是一件极其简单轻易的事。

    纵然是叶家兵侍,也无法视皇家内院如自家庭院出入自由吧。

    不过见张锵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陵天苏果断识趣没有多问。

    “对了,世子殿下,今日清晨,顾少带领着他的顾家军凯旋归京,现已卸甲归家,邀您夜里听雨轩一聚。”

    张锵说着,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袋,里面装的满满都是金叶子“这是叶公给您准备的酒钱。”

    陵天苏一脸惊奇的看着他“这消息由你来传达当真是惊奇啊,爷爷不是一向最讨厌我去那种烟花之地吗?”

    想当年,他的零花钱可是还不如小叶子的十分之一,如今听到顾瑾炎的邀请,竟然准备这么多金子。

    张锵轻咳一声,道“当初世子年幼,顾少纨绔放浪,叶公他老人家也是怕您跟人学坏,经受不住这花花世界的种种诱惑,迷失了道路,可如今全皇城的人都知晓,即便是世子殿下您不去找姑娘,这姑娘都会自己寻上门来找您。”

    “如今都这般了,您若是想胡来,还不是招招手的事情,况且顾少也并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脓包少爷,近年来,他在战场上的功勋,可不比京都那些老权贵的差上多少,叶公对他亦是颇有改观,并不反对您与他之间的往来。”

    陵天苏无奈的笑了笑,将金叶子推了回去。

    这时听到一旁骆轻衣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他连忙起身过去,伸手摸了摸她的双手,竟是冰冷一片。

    他在她掌心写道“冷吗?”

    未见她有反应,陵天苏只好取下玉碟,捧起她的双手,哈着暖气,将她双手煨暖。

    玉碟本就有暖手的功效,可是此刻她双手还是冷如寒冰,怕是体内的冷炎灵火有开始爆发了。

    见她嘴唇冻得清白,额头却是溢出大片的冷汗,陵天苏止不住的心疼。

    他对张锵说“帮我回绝顾少,今日轻衣身子状况不是很好,我在家照顾她。”

    张锵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是,殿下。”

    待他退下后,陵天苏眼底明暗难定,见眼前女子实在是冻得厉害,斗篷之下,身子僵硬得像一块冷石。

    他面色阴郁,在她掌心写道“我去给你拿袍子御寒,你乖乖坐在这里等我,哪里都不要去。”

    骆轻衣扯住他的衣角“不必了,袍子无用的,冷炎灵火是应龙炎灵所化,烧的便是人体的温度与血液,袍子无法压制住的。”

    陵天苏写着“不怕,我陪着你。”

    莫约过了一个时辰的功夫,陵天苏手中拿着一张宽大类似于貂皮似的斗篷,绒毛浓密似雪洁白。

    他的面色却是有些苍白,脚步亦是有些不稳。

    给骆轻衣披上这间雪白的斗篷之后,她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正常,不再冷炎刺骨寒凉,那只锥心的焚烧之痛也消减大半。

    这间斗篷尚有余温,热度虽是不强,却是极为绵长暖人。

    仿

    佛有一股极为神奇的力量萦绕在每一缕绒毛之间,竟是将冷炎灵蓬的摧折之力强压下去。

    骆轻衣双手捏着柔软的斗篷边缘,分明感觉暖人舒适极了,可内心却不知为何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她蹙眉肃容道“这绝非普通的斗篷。”

    陵天苏低咳一声,在她手心里写道“传家之宝,借殿下挡挡劫痛,此劫度过去了,可是要还我的。”

    雪白的绒毛斗篷分明尚有体温,明显是刚捕杀的猎物新扒下来的,可他却说是传家之宝。

    虽然这斗篷处理得非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