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不想再吃苦了

 一只瓷勺,盛着蓬松如絮的细碎冰沙,凑近在了她的唇边。

    隐隐可以闻到甜甜的鲜奶甜香。

    一颗死寂难动的心,在这一刻忽然重重一跳。

    她忽然觉得此番情景……有些似曾相识地令人心悸。

    几乎是下意识地、贪切地张口,她仰面空洞地‘看’着前方。

    模样乖巧得就像是一只嗷嗷待哺的雏鸟,等待他人的投食。

    陵天苏微微一怔,看着眼前被毒斑侵蚀的可怖容颜,不知为何,他竟是觉得有些可爱。

    似是感觉到他并未将勺子上的甜甜食物喂于她,骆轻衣眉头微蹙,满满地不高兴。

    陵天苏失笑摇首,勺子轻递的同时,手指在她腿间不断写着:

    “药有些苦,恢复了味觉可不能只吃苦的,这是鲜奶冰甜酪,是我做的,虽然冰爽甘甜,但不至于伤身伤胃,吃完以后,要把最后一口药喝干净。”

    含着那一口蓬松软甜的冰酪,瞬间冲散了口中那要命的苦意。

    一年以来,她便未进食,对待甜食更是尤为想念,可她连喝水都艰难,如何能够吃下去东西。

    这一口甜酪,是她一年间以来,吃的第一口食物。

    骆轻衣咬着瓷勺舍不得松口,含糊不清道:“喝完这一口药,还有吗?”

    陵天苏忍不住轻笑出声,心道到底谁才是孩子。

    “有的,不过不许吃多,我只做了一小碗,慢慢喂于你吃。”

    骆轻衣这才缓缓松开勺子,闭眸蹙眉,一脸嫌弃的将最后一口最苦的汤药飞快咽下去。

    苦的她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陵天苏及时又挖一勺,送入她的口中。

    “唔……很甜。”她轻轻一笑,眼角却是滑落两行樱红色的泪:“你知道吗?其实在三年前,我是不吃甜食的。”

    陵天苏:“……”

    “世子殿下……嗯,也就是我的夫君,他傻傻的,分明自己去逛青楼,竟然还带一名女下属陪同前往,自己吃糕点还不忘喂给身后的那个人,我当时就想着,这哪里是个世子爷,竟然半分脾气都无。”

    说到这里,她空洞的眸子似是多了几分神采:“也是那个时候,我觉得他很好。”

    陵天苏垂敛着头,轻声道:“我其实并不好的……”

    骆轻衣听不见他说的话,眉眼间的轮廓亦是逐渐生动柔和。

    服下汤药,吃过冰酪的嗓音也带着一种苦尽甘来的甜意:“我是黄侍,他是世子。原以为,这样的身份,这样的立场就很好,至少在他偶尔回首之间,我还能拉着他的袖子问他要一口甜食。”

    旭日东升,薄浅的金辉洒满大地,更衬得她发丝苍白,她虽眉眼含笑,却又分外凄楚萧瑟。

    她眸子里的光逐渐暗淡,嗓音也如同瓷器皲破一般,布满裂痕:“后来……他走了,我乱了四季,旧病难医。世人常言医者不自医,他便该是我此生求医不得的隐疾。始于甜糕钟情,也即将……终于毒火焚心。”

    “我知道,这个病是治不好的,小黄侍,你让我尝到了人间久违的甘甜清美,我很感激你,此药苦意甚浓,良药苦口,可我也知晓,我味觉想要恢复,须得日日服用此药,我怕苦,不想再喝了。”

    陵天苏定定地看着她,写道:“药虽苦,可我会替你备好甜糖,每日都不会重样,所以……请你不要怕好吗?”

    骆轻衣缓缓摇首:“一个人,一旦尝过了甜,便不会再想着去品一品苦涩的滋味。”

    陵天苏算是看出来了。

    她怕苦是真,但更多的原因却是,当她味觉恢复的那一瞬,便尝出了药中还含了一种药引。

    陵天苏也不与她过多纠缠这个问题,明日他就去想办法再加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