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不想再吃苦了

    如今最快简的办法,便是潜入吴越皇宫之中,将那位太子殿下掳来至此。

    以那心头血为引,助她炼化冷炎灵蓬突破通元境,便可化解危机。

    可是骆轻衣既然是他的结发妻子,未到山穷水尽之地步,陵天苏自然不会用这种伤人伤己的办法为她解毒。

    晨光启明,天边的朝阳初起,将天幕上的云层渡上一层浅浅的金边,被远山一衬,看上去格外瑰丽,远远望去,大半的天空都是被神圣的烈炎烧灼一般。

    庭院之中,药香阵阵,熬药的瓷罐烧沸了,罐盖子被冒泡起伏的沸水撞出当啷的脆响。

    一串串白雾从罐盖中冒出,陵天苏也不嫌烫,徒手将罐盖取下。

    手中捏着一把一指长的锋利小刀,手腕对准罐口,一道道金色的血液陡然炽亮,在他手臂间的肌肤形成一道极为美丽的金色脉络。

    刀尖将腕间的一道脉络割破,赤红渡着一层浩浩金意的鲜血顿时流淌入注,顺着刀锋落至药罐之中。

    沸腾的汤药瞬间平复下来。

    空气之中所漫溢而出的药香,似乎又多了几分不同寻常的气息。

    陵天苏收起小刀,将手腕送入口中轻舔止血。

    屈指打出一道凤凰灵火,平静的药罐这才逐渐又发出了动静之声。

    骆轻衣坐在庭前树下,手中正拿着一枚桑叶,以手指细细摩挲着叶面上的轮廓与痕迹。

    她忽然开口说道:“你这一味药,味道很奇怪?”

    陵天苏见火候差不多了,添了新碗,将熬好的汤药倒入碗中,其身取了一件寒春岁末穿的白衣斗篷,走至她的身后,替她将斗篷批好。

    蹲下身子,将汤药吹凉到刚好可以入口的温度,然后将手中碗放置她的双掌之中,指腹在她大腿上轻写道:

    “天歧草,鱼龙筋,再加一些普通的白芷,兰叶入药,只是熬制的手法有些不同,所以效果也会有些不同,你喝喝看。”

    陵天苏在她身边陪了五日,五日时光,他所熬制的药物并不多,每日煎熬一碗,不多不少。

    五日下来,她的嗅觉却是恢复了小半,虽远不及常人那般,却再也不是什么东西也闻不出来了。

    她捧着药碗,笑道:“我自幼熟读药典经书,天歧草与鱼龙筋药性相冲,从未见过有那位药师前辈将这两物同用于一副药之中,却是不曾知晓白芷、兰叶这么常见的草药竟然能够同化这两株灵药,你是从何习来的这方药?”

    陵天苏继续写道:“你先喝药,我在告诉你。”

    骆轻衣眼底升起一丝趣然,她端起手中的汤药,说道:“此药是用以恢复味觉的。”

    不得不说,这位新入王府的小黄侍给她带来了不少的惊喜。

    在鬼子菩提的折磨下,她食不下咽,就连喝水,都犹如吞针一般痛苦。

    平日里依靠黄侍们特制的灵液续命,皆是以银针穿体渡药的方式。

    那种痛苦,非常人能够忍受。

    可是喝这位小黄侍的药,却全然不会有半分痛苦。

    反而在服药的过程中,温度刚刚好不会烫伤也不会太凉的汤药浸润喉咙,竟是无比的舒适滋养。

    在冷炎灵蓬的作用下,她本该熬干了的嗓子,再无半分痛苦灼烧的感觉。

    每日喝药,竟然反而成了一种享受。

    陵天苏写着:“吃没有滋味的东西,不好受。”

    骆轻衣捧起药碗,缓缓饮下,此药颇为见效,不过饮下一半,口中毫无滋味如同喝水一般的汤药逐渐一股比黄连还要苦涩百倍的味道在嘴巴里泛滥开来。

    她眉毛蹙起,最后包含了浓郁药渣的一口汤药怎么也喝不下去了,苦着脸,刚一放下碗,唇边便是一凉。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