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对不起,我平了

    “呃我是新来的黄侍,林统领被派遣到至了前线,如今叶公派我来照顾你,属下自幼服食过异果,百毒不侵,对鬼子菩提有着一旦的抗性,世子妃殿下不必忧心。”

    心中百感交集。

    曾经,可是骆轻衣在他面前自称属下,尊称他为殿下的。

    如今倒是反了过来。

    缘分因果这种东西啊。

    当真是奇妙得紧。

    骆轻衣眉头微蹙,面容有些冷淡疏离。

    她艰难抬手推开陵天苏的手臂,往身后退了退。

    然后又试探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察觉到自己此刻衣不遮体,面色更是难看一分。

    她拢了拢衣衫,问道:“你是男是女?”

    啊

    这神态,这举止。

    若他承认自己是男子,怕是下一刻就要将自己驱逐出去。

    呃虽然初见时知晓她是个淡然的性子,却没想到,对待其他男子竟是冷淡到了这般地步。

    陵天苏无奈,只好做一会女人,在她手臂上轻轻写着:“女。”

    骆轻衣身子明显松懈下来。

    想来也是,叶家当是不该分派男子来照顾她。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说出了心中的费解:“为何你胸这般平?”

    陵天苏顿时满头黑线,一口气差点没转上来,面色一时青一时白。

    憋了半天,他只好继续认栽,写着:“家境苦寒,跟不上营养,便平了,还望世子妃殿下莫要嫌弃。”

    好绝望

    真的绝望

    骆轻衣面上闪过一丝怜悯,刚放下的手继而又抬起,拢了拢自己的衣襟,似是忧心打击到这位平胸姑娘。

    她道:“你今年多大了?”

    陵天苏老实回答:“今年刚满十七。”

    骆轻衣一脸宽慰:“不妨事的,你尚且年幼,王府膳食不错,莫要挑食,等我有空了为了开两幅方子,定能变大的。”

    陵天苏接下来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我是你夫君要什么大胸,你学医每日就是为了观人是否元阳尚在,开方子造福女子胸量的吗?平日里怎么见你没有这般不正经。”

    当然,这番话她还是听不见。

    陵天苏颓然得在她掌心写着:“劳世子妃殿下挂心了,我其实不太在意这个的。”

    骆轻衣露出微笑:“你这孩子倒也洒脱。”

    你这孩子?

    陵天苏都不知从哪里开始吐槽得好了。

    为什么要用这种老妈子的语气和他说话?

    “咳咳不过方才你说苏九儿姑娘醒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两三句话的功夫,睡眠一夜养出来的精气神显然已经撑到了极限。

    她面上已经透露出遮掩不住的憔悴与痛苦,体内的鬼子菩提之毒显然也开始动荡快要压抑不住。

    她平日里都是一个人,林淡心身为玄侍统领,日理万机,两国交战,前线所需玄兽更是供不应求。

    作为首领,纵然是远在皇城,肩上的担子不可谓不重,自是没有更多的时间陪她聊天逗闷。

    想今日这般清晨醒来,有人愿意耐心地坐在她身边陪她说说话,已经是极为久远的事情了。

    所以她强忍着头疼欲裂的痛楚,也要将鬼子菩提之毒外溢的时间延缓几分。

    换做旁人,她未必会如此。

    可不知为何,面对身前这个不知模样声音的新来小黄侍,她有一种莫名的依赖情绪,想同她多说一会话。

    纵然,听不到她的声音,也是极好的。

    陵天苏看出了她强忍的举动,伸手握住她的手掌,将体内元力徐徐渡入她的体内。

    骆轻衣道:“没用的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