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诓骗

    汪子任面上狞笑加深。

    “看来我们离那两个小杂种不远了!”

    漠漠耳尖轻轻耸动,低声道:“外面有动静!”

    狐族本就天赋异禀,天生耳目惊人,再加上他一身不凡的修为,周围百米的动静都能探清。

    陵天苏闭目侧耳聆听,道:“好像有什么动物在地上爬,体积不大,后面还跟了几人,已经离这很近了。”

    漠漠微微有些吃惊,看来这少爷也不是太脓包。

    “我们怎么办?要不要逃出去?”陵天苏问道。

    漠漠没有吭声,伸手抚向树身,摸到一个微微凸起的地方,轻轻一按,树身裂开一个细微的缝隙,外界的光亮随之透了进来,驱散了内界的黑暗。陵天苏本来喜欢一些光明的事物,不喜欢呆在阴暗的角落,但此时的这一抹光明却给他了不安的感觉,有一种快要被暴露的感觉,远没有刚才那狭小黑暗来的安心。

    “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漠漠通过狭小的缝隙将外界情况看得一清二楚,脸色不禁变得难看。

    “怎么?”陵天苏也挤上去瞥了一眼。

    “不好!是那群人。”

    漠漠叹了一口气,眼中染上决然之色,“躲不掉了,那几人前面有一个探路的妖兽,正沿着我们经过的路线寻来,恐怕当初碰面时,那几人在我们身上动了什么手脚,让那妖兽寻着味道找了过来,杀出去吧,然后在想办法找机会逃走。”

    &bsp;“好!”

    陵天苏重重点头,不知不觉中他对漠漠已是及其信任,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将自己的生死毫无保留的交之对方,或许他救过他的命,亦或是从一见面就打从心底信任此人。

    就在丑鼻怪距离他们所藏之地不足五十米时,两人从树中一跃而出。

    “终于把你们给逼出来了,你们是逃不掉的,乖乖束手就擒吧!”汪子任狠厉一笑,脸色本就有伤,再这一笑的牵扯下,脸上鲜血直流,宛如厉鬼。

    陵天苏眼珠一动,好似想起什么,面上丝毫不见慌乱,双手环抱胸前,嘿嘿笑道:“逃?我们为什么要逃?”

    &bsp;汪子任道:”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想好怎么求饶了吗?”

    &bsp;陵天苏嗤笑道:“该求饶的不应该是你吗?”

    &bsp;漠漠奇怪的看着他,见他没有一丝想要血拼的动作,一时之间不知他要搞什么名堂。

    &bsp;陵天苏拍了拍他的肩头,示意他不要作声,紧接着又道:“这位大哥,你现在不觉得你脸色被炸过的伤口有点痒吗?”

    &bsp;听他提及伤口之事,汪子任大怒,他何时吃过这种亏。

    &bsp;“小鬼!你找死!”

    陵天苏摆了摆手道:“冷静点,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的玄雷果只有炸伤人这点威力吧?”

    玄雷果,汪子任皱眉,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那杀伤力大的吓人的东西竟然不是人为制造出来的武器,而是一枚果子,实在匪夷所思。

    “你什么意思?”汪子任眸子死死的盯着他,看他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陵天苏嘻嘻笑道:“我的玄雷果呢,不仅可以爆炸,而且生来自身带有剧毒,你的脸可不知被炸伤那么简单,玄雷果毒已经不知不觉的渗入你的肌肤,侵蚀你的五脏六腑,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你现在不觉得脸上有点痒吗?”

    经他这么一提,汪子任还真觉得脸上开始犯痒,这不是什么心理作用上的错觉,而是真正痒到了心尖,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脸颊痒意越发加深,仿佛有无数根细针在轻扎脚心,明明知道脸上再发痒,却又挠不到痒处。

    汪子任强忍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