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狐崇

    名叫狐立的男子,献媚笑道:“大哥您说的极是,我们这帮子兄弟,都是支持大哥您的,那陵天苏想独吞这天大的好处,我们第一个不答应。”

    说完,下面那帮子人也立即起哄道:“就是,想要独吞红婴果,我们第一个不答应!一个半人半狐的半吊子,就算将红婴果给了他也是浪费。”

    狐崇环视着自己手下这么一大帮的势力,暗自冷笑道,就算你是族长之子又如何,天子骄子又如何,你那身体里流淌着的一半人族低贱血脉,早已经注定你在我们南狐一族中没有了丝毫立身之处,狐奴那老头护得了你一时,护不了一世,待我将南狐一族的年轻一脉都拢入我的营中,我看你如何蹦跶。

    “你们在吵什么!议事大厅,不得结众喧哗!”一道威严的声音,压断了堂内的起哄声。

    众人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震喝声,起哄声及有默契的嘎然而止,一个个赶紧闭嘴,低头不语。

    只见一道身影从侧厅走入大堂,此人一副英俊中年书生模样打扮,面露沧桑之感,虽然看起来有些温尔雅,可眼中那一抹未加掩饰的强大气场,足以压倒全场的这群小辈。

    就连高傲不羁的狐崇也收起了他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抱拳深深一辑,恭敬道:“狐瀚大人。”

    狐瀚微微颔首:“嗯。”

    狐崇道:“不知狐奴长老将我等召集到此处,所为何事?”

    狐瀚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中带着一丝不知名的意味,嘴角含笑道:“究竟是为何时,你心里不是清楚的很吗?”

    狐崇听闻,心中不由“咯噔”一跳,看来刚刚他们几个的谈话都被狐瀚听见了,暗道一声晦气,狐瀚一向忠于狐奴,狐奴又是出了名的宠爱陵天苏,刚刚他多次辱骂陵天苏,估计狐瀚都已经记入心底,更重要的是刚刚谈话间他那对红婴果势在必得的语气,在同辈中说说还行,可这狂妄的话落到了狐族年长一辈中,任谁听了都为有些抵触,想到这里狐崇就有些暗恼自己,每次只要是有关于陵天苏的事,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以至于说话都不分场景。

    狐崇想着继续装傻也没有用,干脆把话摊开,道:“请恕狐崇斗胆猜测,想必是为了红婴果一事吧?”

    狐瀚笑眯眯的看着他,道:“不错,正是此事,不过…看你的样子,是乎是对狐奴长老的做法颇有言辞呢,嗯?”说道后来,狐瀚眯起的眸子划过一丝隐晦的冷冽之意。

    狐崇心中一凛,连忙拱手,将腰弯得更深,道:“狐崇不敢!”

    狐瀚面含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故作调笑口吻道:“我谅你也不敢,否则以我刑罚堂堂主的身份,可是能直接请你去我们执法堂坐坐的哦,你那长老爷爷想必也不会阻拦的吧?”

    狐崇冷汗已经爬上了脊梁骨,目光偷偷斜视的瞟了一眼停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一只手,看似无害,但他分明感觉到那只手深藏暗劲,浑厚的元力蓄而不发,一旦发力,自己这肩膀恐怕就废了。

    的确,狐瀚身为刑罚堂堂主,可不是能与其他堂主相提并论的,他可是有能先斩后奏的权力,一旦发现族中有人违反族规,他都是在第一时间给予惩戒,从来不会顾及你是身份,而藐视长老,就是一件不小的罪责,何况狐奴又并非普通长老,更是如今的代族长,就算他是长老之孙,也是免不了要进执法堂一趟的,执法堂是什么地方,进去了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又岂是他这种从没吃过苦,细皮嫩肉的大少爷能受得了的。

    “哦?我倒要看看,我这不成器的孙子,怎会有如此大的面子,让堂堂刑罚堂堂主亲自来请,去贵府做客。”

    正在狐崇胆战心惊的时刻,堂外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狐崇转头看清来人,面色一喜:“爷爷!”

    来人正是狐崇的亲爷爷,狐族二长老狐幻真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