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做狐就要做腹黑狐

    狐树老头见那俩人一狐,聊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其乐融融。而自己已经完全被排出在另一个世界当中,又想起方才的那般待遇,心里顿时泛起一阵阵的酸泡泡,老不爽了。

    狐树老头撇了撇嘴,装模作样的轻咳两声,以好引起她们的注意力,阴阳怪气道:“哎哎?我说香丫头啊,你是不是得给我个交代才行啊?”

    香儿微微抬头,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嘴角一歪,轻“啧”一声,丝毫不加以掩饰脸上不耐烦,嘴唇微动,低声的嘀咕着什么,看那口型似乎是“麻烦的老头”。

    不以为然道:“你还想要什么交代?”

    见她这般模样,狐树老头顿时跳得老高,脸红脖子粗,头顶上的冲天麻花直泛蒸蒸热气。气急败坏道:“香丫头!你咋能这样不讲道理呢?陵天苏这小子明明没事,你还骗我说被蚀毒血蟒给吞了,将我骂的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月儿你快来评评理,我一大把年纪的,我容易吗我?”

    香儿转头看向月儿,眨巴眨巴眼,一脸惊奇道:“我骂他了吗?”

    她们从小一起长大,俩人之间是何等的默契。只见月儿一脸茫然道:“没有啊?什么时候的事?”

    “嗯?”狐树老头表情一滞,瞪着月儿道:“月丫头,你可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啊!刚刚她那模样多凶悍啊,差点没把我胡子给揪下来。”

    月儿无辜的耸了耸肩,“我没说瞎话啊?香儿重伤初醒,连床都下不了,哪里还有力气去骂人呐?香儿,来,快快躺下休息,瞧你这脸色差的,不就是多说了几句吗?就累成了这般模样,真可怜。”月儿贴心的扶过香儿。

    香儿听闻,立即会意,一手扶额,带着几分疲惫,道:“啊,不行了,胸口好闷,头好晕。月儿赶紧帮我抱着少爷,我手里没力气了。”那一副弱柳之姿,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了。

    “哦,是是是。”月儿连忙将小狐接过。

    “虾米?”狐树老头立即傻眼了,这臭丫头被他用珍药精心调理,面色早就红润如常,实在看不出来哪里差了。还有那个月丫头,平时看着乖巧可人,没想到背地里也是个阴损的人物,竟能如此理所当然的歪曲事实。

    狐树老头气得浑身发抖,“好哇!好哇!你俩原来是蛇鼠一窝!”

    月儿笑得人畜无害,“树爷爷,您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啊。”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但她的眼神分明闪过一丝玩味,似乎在说:你现在才知道,晚了。

    “别给我装傻充愣!我说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明白。现在陵天苏这小子也平安的回来了,方才说什么我没救这小子,把我又是凶又是掐的,你们必须给我道歉。否则……否则我就不起来了。”狐树老头越说就觉得自己越委屈,到了最后,在两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下直接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起来,耍起了无赖。

    见他这般,陵天苏心里觉得好笑,你还想跟女人讲道理,女人天生就是蛮不讲理的生物,这不是找死吗。

    香儿失了耐性,也懒得装下去,不屑冷哼一声:“那您老就在那坐一辈子吧。我可没骗你,少爷确实被蚀毒血蟒吞肚子里了,这是我和月儿亲眼所见。少爷能自己逃出来,那是它的本事。如今他平安回来,你就该偷着乐了,否则少爷在你地盘上出了什么事,你担待的起吗?”

    “你糊弄鬼去吧?就这小子固体的修为,进了蚀毒血蟒的肚子,还能逃出来?我看,也只能化为粪便被拉出了的……份……咦?等等!这……这小子什么时候突破至凝魂境界了?!”狐树老头先是不屑的呸了一声,扫了一眼陵天苏,可当目光停留在陵天苏身上时,就怎么也转不开了,他惊恐的发现陵天苏身体里的能量凝实不少。由于刚刚情绪太过于激动,以至于没注意陵天苏的变化。

    “怎么可能,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