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特别篇“小孩鬼”

    初二的时候,因为我不乖,所以就给老爸赶出家门,而另谋生路,最后差点饿死街头。

    上面一段是作者胡言乱语,读者大大们原谅小的。

    因为一些个人隐私的问题,不好解释原因,直能说,我初二的时候,我爸在离家2米处的院子,给我建了一小平房,我也直好暂时和我老爸“分居”了。

    嗯,这事想来应该由,我们住的那地方说起,听我爸他们说,我们住的地方,以前是一乱坟岗,后来我爸和一批人,参加工作后,单位那时候见住房过少,于是就把这乱坟岗给推平,在原地就建了两栋楼,就是我们现在住的这地方了。

    这事我一开始还不怎么相信,认为是我爸他们乱说的,直到初二,我爸给我建房的时候,我才相信,因为我亲眼看见建房整地的时候,由土里挖出1具死人骷髅,当时我就不准备搬进去住了,这多郁闷呀,摆明了我的小房,是建在一死人坟上的,假如我住进去后,那给我占“房”而居的骷髅,每天半夜无聊,找我起来聊聊小天,那可就有点意思了。

    我千不愿,万不从,可是顶不住我老爸的高压政策呀,没办法,直好住进了那新建的小房,不过想想隔壁杨伯母家,建小房的时候,由地下挖出俩具骷髅,我心里就偷着乐。看看,看看人家,建小房,一挖地,挖出俩骷髅,牛,真牛,说不清楚还是一对恩爱夫妻呢。心里想到这一点,不由乐滋滋的,如果出事,应该也是由隔壁家开始吧,今天想起以前那时候的想法,还真有点阿Q精神,不由边写边乐。

    住进小房一段时间,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也慢慢喜欢上住这小房了,看看房间里,有书桌,有衣柜,有沙发,有电脑,有电视,还外加一个没用的饭桌,感觉心里还挺美的,想想夜里爬起来玩电脑,看电视,家里也不知道,多舒服,这不是我的小天地吗?但有时候却不爽,因为我那房间有两张床,有时候客人来我家不走,就把我的另一张床给霸占了,害我半夜起来玩游戏,大计也给破坏了,因此那时候,对抢我小房的客人不是很爽。

    “今夜无客留宿,我自房里称王。可惜无女做陪,我自独守空房。”,这是我那时候自篇的小诗,每逢没有客人,来和我争夺房屋权的时候,我心里就默念着上面的小诗,心里暗爽。

    记得发生那事的时候,是冬天。天气很冷,外面下了些雪,地面白茫茫的,我也没兴趣出门去玩,吃完饭,马上把作业赶完,就钻进床里窝了起来,由书桌里掏出一本,在外面书店租的武侠小说,美滋滋的看了起来了。看着,看着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熟了,本来就这么睡到天亮也好了,可是半夜我却给尿给憋醒了,看了一眼书桌上的钟,才夜里一点半左右,这时候叫我忍尿忍到天亮吧,我还真没这功力,可是现在起床去解手,又要走到2米远的主房去,我的小房没厕所,想想外面这么冷的天,被子里这么暖和,心里不爽呀,可是又没办法,于是跳下床去,光着上身,穿着一条绵裤就向厕所冲去,外面天空飘着小雪,凉风呼呼的吹着,当我解完手后回小房,已经给冷的没瞌睡了,于是又穿进床里,把刚才的小说接着看,看了一个多小时吧,倦意也上来了,眼就眯了起来,无意间,我看见我对面的另一张床上,有一团人影在那。当时我吓一跳,怕是自己眼花,忙用力睁开眼,向对面的床看去,可是更本没看见什么,也不知道那时候的我,怎么会有这么多灵感,当时我想,我是眯在眼睛看见的,假如我再眯着眼,不知道能不能看见什么,于是我就躺在床上,眯着眼向对面的床看去。果然,直见一个没有四肢,直有躯体和头的七,八岁小孩,侧身对对着我坐在床上,头上带着一个鸭舌帽,衣服现在记不清了,白灰色的面色,却有很多如霉般,的绿色物体长在脸上,我看不见那小孩的正脸,由侧面看,它的下嘴唇是向上长的,一直长到鼻尖那,就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