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仙?鬼?

    古人说:“山不在高,有仙者灵。”

    今人说:“山不在险,有鬼者行。”

    这故事里面的邪门事,其实到今天。我也不知道遇上的是仙是鬼,还是请读者大大们自已看吧。

    记得这事发生在我读初三的时候吧,那天下午放学回家,发现家门口停着几辆汽车,我一看号码,就知道是我爸的好朋友,他们来我家混饭吃了,果然,我一进房间,就发现家里坐了一堆人,看样子,我今天又不得安宁了,那次他们吃好喝足后,一个个醉醺醺的,这么多碗筷,不都教给我来洗,弄的我好像菲佣一样,正巧今天我在学校心情又不爽,就打算吃好后,准备开溜,这一桌子的碗筷,还是他们自己想办法按排吧。

    开饭的时候,我是三下五除二,几口把饭吃好,拍了拍屁股,就一摇二晃的去客厅打电话,准备叫几个朋友出来玩,可是他们家都还没吃饭呢,没办法,直好先找一个地方呆呆,一会再打电话叫他们出来耍了,可是在家里又不安全,谁知道一会大人们,又有什么麻烦事叫我去做,我可不想傻坐在,这块危险区域,还是尽快转移吧。

    走出家门不远,就发现不对劲了,回头看看,果然,后面有一小跟屁虫,这小跟屁虫叫刘云,是我爸好朋友的儿子,好像那时候读五,六年级吧。刘云见我看见他了,就急冲冲的跑了过来,说要跟着我去玩,嘿,我这个郁闷呀,哥哥我在学校不爽,回家你还来烦我,我今天是招谁惹谁了,接下来的反应,当然是赶他走了,可是这小家伙就是不走,死缠着我,我当时就没办法了,他不走你能怎样,不可能打他吧,直好另谋它路了,于是我就对刘云说,我去爬嫁娘山,你去不???(嫁娘山,本市市内的两座最高峰之一,离我家就1oo米左右,和另一座山文笔峰一样,山上分别有庙宇,但嫁娘山上的庙祝是一个4o多岁,看样子神经有点不正常的女人。而文笔峰却是几十个庙祝,人人都像得到高僧一样,因此嫁娘山的香火并不旺,可以说更本没人去上香。当然更不能和离市五,六十公里,三千米高,占地几百公里,常常跳出一些金丝猴,老虎之类的动物,当众打劫的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中国佛教五大名山,被称为生物资源的“基因库”,“人类的宝贵遗产”,等等的梵净山比了。停,停,停,你这小屁孩,为家乡打广告,也找错地方了吧。)

    当时我也不过是想,找个借口,让刘云知难而退。谁知道事情不像,我想的这样发展,刘云听后,还是要跟着我。没办法,我不能自己抽自己耳光吧,而且心里气闷,自己也想爬爬山,于是就直好向嫁娘山进军了。

    那次爬山的时候是秋天,吃过饭晚,也就是6,7点钟的时候,所以天也不怎么亮了,上山的小路全是一排坟堆,风又比较大,吹着那些小树,杂草的吱,吱叫,还真有点味道。所以我爬了一会,心里就嘀咕,爬一半吧,在凉亭休息一会,就由小路下山,要不天黑了,在这坟堆耸立的地方,还真不知道遇上啥东东。

    经过3o多分钟的努力,我终于爬到凉亭了,凉亭旁3米有一大铜香炉,铜香炉上3米高左右,有一黄铜锈成神像,右手持一铜戬,高高举起,做势欲打,胸前有一镜子,几十条红布挂在它身上,有几条特别长得红布,都由它身上,一直延伸到地面了,铜像的样子也不像神,反而像地狱里的恶鬼。我看了他几眼,也没兴趣打量了,反正又不认识它是那尊神,于是就靠在凉亭上休息。

    刘云见我坐下不走了,也一屁股坐在我旁边开始休息,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说话,可是我和小学同学有什么说的呀。于是,我就闭着眼,装着一副养神的表情,心里想到,这小子身体不错呀,爬了这么久的山,还不累呀。刘云见我不怎么理他,说了几句也不说了。他不说正好,我养好了精神就马上下山,天马上就要黑了,我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