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悲哀,慈母

    齐湘刚才站在花园里想了很久。

    也许顾容刚才的话很绝情,但是却如同一盆冷水,让她因为对自己女儿的偏爱而有些失去判断力的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也让她开始对顾容的话,进行仔细的考虑。

    正如顾容所说的,爱情不是谁能够求来的,就算她硬逼着顾容和自己女儿方若安在一起,但是顾容心里并没有方若安,而且他的性格,也不是那种会因为方若安对自己痴情一片,就会回报她一点点温柔,给她一丝希望的人。顾容很绝情,除了在他心里有地位的人,其余的人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他也不会对这些无关的人,施舍一点怜悯。

    心里这样想着,齐湘转身朝宴会厅走去——她想要和女儿在这个问题上好好聊聊。

    刚刚走到门口,齐湘才把外面穿着的大衣脱下来递给侍者,就看到了自己女儿若安抱着顾容的一只手臂,哭得一塌糊涂的景象,她甚至还转过头去,哭着求自己的父亲,让他要将顾容拉住,不要让他离开,嘴里还不停地向顾容承认自己的错误。

    可惜,就算方若安哭得再怎么凄惨,她哀求的话语说得再怎么感人,但是顾容脸上也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甚至眼底还有一丝不耐烦。

    顾容的表情深深的刺痛了齐湘的眼睛,她第一个想法就是冲上去将女儿若安拉开,然后拽着顾容的手臂,质问他如何能够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问问他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可是,理智拉住了她,她的耳边突然回响起刚才顾容站在花园时,对她说的话——

    “你今天来告诉我你女儿的一切是想要做什么?为你女儿求得一份爱情?呵呵,真好笑,那算什么?拜托,醒醒吧,不要再做这些没有用的事情。”

    没有用的事情……的确是没有用的事情……

    齐湘心里的愤怒突然沉淀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悲哀,为自己女儿的爱情如此不顺利而感到悲哀,为自己女儿的如此受伤感到悲哀。

    看到她那卑微地哀求着的模样,在旁边站了好一会儿的齐湘,终于朝着那个方向缓缓走去。

    此时,顾秣已经走向方若安,一声呵斥让方若安下意识放开了手。齐湘走近他们,听到顾秣让他们两人好好谈谈,对此,顾容却说“没什么好说的”。没等方若安说话,齐湘就率先开口,甚至还呵斥了方若安一句,眼神、语气,都凌厉而充满责备。

    齐湘没有再理一脸委屈的方若安,而是走到顾容面前站定,朝他点点头,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亚瑟先生,对于你刚才的话,我想了想,你说得没错。”

    顾容都觉得有些惊讶,像是齐湘这种绝对慈母形象的人,居然会赞同他说的话?

    “而对于小女今天如此失态的行为,我想对你说一声——抱歉。”齐湘又说,“我会好好管教一下她,不会让她再对你继续造成困扰,希望你能原谅她以前的过失。”

    顾容抿了抿嘴:“没事。”他心里,却因为齐湘的话,切切实实松了口气。

    “妈!”而站在齐湘身后不远处的方若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妈妈在说些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哪里给亚瑟造成困扰了?我爱他啊!我……”

    “方若安!”齐湘猛然转身,冲方若安喝道,“你现在,立刻给我上楼回房间。”

    方若安心里还是惧怕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严厉的母亲,在她的记忆里,母亲对她的要求向来是有求必应,而且也是事事迁就她,何曾用这种毋庸置疑的语气对她说过话呢?

    想到这里,方若安心里觉得有些委屈,但在齐湘严厉的目光下,她只能瘪了瘪嘴,依依不舍地望了顾容一眼,然后转身默默离开了,那背影充满了失落。

    其实不仅仅是方若安,连方天都觉得有些意外。对于这件事情,方天的态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