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眼泪,伤痛

    顾秣也不着痕迹地看了方若安一眼,对她如此明显的行为,顾秣不禁在心里摇了摇头——方天这个女儿,还是不够沉着大气。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将方若安放到了自己晚辈的位置上,不然也不会作出如此评价。不过大概顾秣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心态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如此沧桑。

    约翰的这一喊价,彻底打消了其他人想要拍下这块翡翠盘龙挂件的念头,毕竟两百万的价格,已经比市场价高出五十万了,整整四分之一的价格,就算是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啊。

    于是顾秣成功地拍下了这块翡翠盘龙挂件。

    但是有人朝这边看过来的时候,却不禁有些疑惑——那不是方总裁的桌子吗?但是为什么喊价的那个人却从来没见过呢?这般气度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是方总裁的下属之类的啊!

    那名拿着pos刷卡机的美女迟疑了一会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递给方天吗还是递给举牌喊价的约翰,为了避免尴尬,她很快就带着一副温和的笑容说道:“请问拍下这个满绿玻璃种翡翠盘龙挂件的人是……”

    方天率先开口,对顾秣说道:“莫菲小姐,既然你远道而来,不如就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将这翡翠盘龙挂件送给你吧。”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这个两百万,不好意思让你们出,还是让我来刷吧。

    齐湘也在一旁开口了,她笑得优雅而温和:“是啊,这小挂件不怎么值钱,不过也算是我们的一番心意了。”关于科尼利厄斯家族的事情,方天还是向她透露了一小点,所以齐湘虽然不知道顾秣的具体身份,但是她知道如果能够用两百万就讨得这位莫菲小姐的欢心,那绝对是一件好事,所以她说的这番话很随意——不过就是一些不值钱的小玩意,你就接受吧。

    但是一旁的旗袍美女却惊讶了,若不是之前对她们进行了严格的培训,恐怕她现在已经膛目咋舌了——两百万的东西都是不值钱,那要多少钱的东西才算是奢侈呢?

    顾秣显然是不会答应别人来为自己买单,不过她并没有对方天和齐湘露出轻蔑或者藐视的表情,而是对他们淡淡一笑,极有气度地说:“不用了,毕竟是我自己想要拍下的东西,还是我自己来付钱吧。”

    方天和齐湘倒没有坚持,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点到即止。

    于是约翰摸出一张visa无限卡,递给旗袍美女,示意她刷卡。

    旗袍美女再度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气度不一般的老者竟然只是跟班,而那个年轻的小姐才是正主。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刷了卡,跟约翰确认了一切,才将另一个美女手中托着的装着翡翠盘龙挂件的盒子递给了顾秣。

    顾秣用手指轻轻婆娑着挂件,感觉到那份沁润感,她心中想到的却是可以将这块翡翠挂件送给苏墨,而且苏墨一定跟她和爸爸一样喜爱翡翠玉石的。

    大概顾秣也想不到这块翡翠的原本拥有人,竟然会是苏日安吧。听到自己的翡翠被人用两百万拍下,苏日安还是下意识地看向那个方向,不过是淡淡一瞥,却是惊鸿一眼!

    是她!绝对是她!苏日安脸色依旧如常,但是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曾经在她死后的那段时间里无数次摩挲过那张唯一的照片,看着她灿烂的笑脸,心里却是一片复杂。那张照片也是侧脸,他现在望过去的也是侧脸,两个看起来截然不同的人的侧脸,无论是从弧度还是线条,都惊人的相似,而据他所知,顾秣并没有什么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那么,结论只有一个——这个和方天一起坐在一号桌的女人,就是顾秣。

    但是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也是他的嘴亲口说出“保小孩,大人没关系”这句话的,更是他亲眼看到身上覆盖着白布,一脸苍白、已经没有了气息的她被医生推出来,送到太平间的。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